创业项目 创业学院 如何开店 投资费用 创业人群 创业故事 热门行业 服装 餐饮 家纺 家居 美容 保健 饰品 礼品 教育 孕婴童 鞋帽箱包

创业主手机版 加入收藏

王长田赌赢了8亿元

时间:2020-08-31 阅读: 投稿:admin 关键词: 创业故事
  王长田必定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因为连他自己都承认,《泰囧》成功给他带来的感受,甚而比去年光线上市来得更强烈。
  或许很难精确描绘王长田和徐峥此刻的心情,但两人状态的抽离显而易见。徐峥的咳嗽持续几个月不见好,即便面对摄像机,他仍不时抬头面无表情望向天花板,恨不得要靠几分钟爆发一次的剧烈咳嗽把意识拉回来。平日里面对记者谈笑风生的光线创始人王长田也间或拿起手机,发发短信走走神。
  十亿票房预期,使《泰囧》成为商业上最成功的华语电影,记者们也蜂拥而至。“等到它过了五(亿票房),六七这两天冲到八的时候,这电影已经不属于我了。它变成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这是徐峥的原话。
  2012年12月12日夜里,他们恐怕没法如现在这样反应。那夜,从七八点开始,王长田在办公室写了一晚上的书法,焦虑得不停发微博等票房数字。“此前有电影公司的人跟我说能到四亿,那会儿我也不敢想。”王长田回忆。
  “营销?可是《泰囧》真没什么特别的营销啊!”跟光线最初联系的时候,他们负责宣传的姑娘在电话里冲我说。我真不信。此后我找到了同样做电影营销的某圈内人,问他们这到底怎么回事,又到底是为什么。人家也冲我说:其实真没特别营销。
  然而一切都还是有迹可循的。在一年多以前的某天,徐峥在王长田办公室手舞足蹈地给王讲故事,时而站起时而坐着,扮演所有人的角色给面前的金主看。凭借这些年演舞台剧的经验,他最擅长的就是跟观众直接沟通。没有剧本,一个文字都没有。
  圈内人对徐峥其人的评价是:徐峥是大陆这些年难得一见的有商业意识,并且对营销有明确想法的导演,这种人极少。“我记得有天我跟两个青年导演说,当时他们在说我电影这样我电影那样,当时我说你们是不是应该去电影院售票处旁边待会儿看一看?姑娘挽着男朋友的手说:‘哇我要看这个你给我买那爆米花!’”徐峥说道,“我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就想做一个类型明确的简单的电影。”
  然而,在王长田办公室发生的一幕此前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金主面前。王长田是仅有的敢大胆又干脆地为这一幕付费的人。“徐峥从来没有搞过电影,给我讲20分钟故事,要2500万,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这是王此前在某论坛上的回忆。
  制作投入不超过3000万,主演片酬和营销费用全部加一块不超过6000万,《泰囧》的成本在王长田看来恰好是圈内人一直不看好的“高不成低不就”的类型。幸好他不信这一套。而徐峥确实给王带来了持续惊喜。
  “初剪片子的时候,比如三个半小时到两个半小时,到118分钟到一百零几分钟,这个过程中徐峥有很多选择,其中一种就是继续强化笑料。但他留出了很多安静的空间,为了让你沉下来,回味一下,想一想我人生的路,这一次的旅程要怎么走。”王长田说,“他是有想法的导演,要抛弃自己费了很多劲搞的笑料,这是需要决心的。”
  徐峥的制作兴奋一直延续到营销阶段。电影上映前两个月,泰囧的营销开始全面发起。相对于当下某些影片从开拍前就开始着手营销而言,这个时间已经不算早。不停地有各种想法往脑子里钻的徐峥开始越发频繁地跟光线联系,想各种招数刺激观众的兴趣。
  “这个片子是有史以来我们主动发起的最广泛的营销。在360上,支付宝上,全国各地电视台的民生新闻上,我们都在做,这些别人都不会做。我们目的就是提高家庭观众,尤其中老年观众的关注度,因为他们有可能会成为这个片子的观众。包括国美电器城,还有我们自己的系统,地铁、公交、机场、药店、医院、大学校园、火车、飞机……都在做我们的宣传。物料做得特别丰富,总共加起来三十多张海报,好几款预告片,那么多病毒视频。微博上不断提炼新概念,不停地搞新的小活动,发起各种小话题。”王长田讲道,“徐峥是全程参与的,很多想法就是他提出来的。”
  承接《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1942》的档期,让观众从高深和苦难中摆脱出来,满足娱乐和放松的需求,2012年12月12日上映的时间点,堪称《泰囧》成功案例里再难复制的天时地利。
  《泰囧》档期最初定在12月21日,那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营销团队最初的口号是“与其在家等死,不如看《泰囧》笑死”。《泰囧》与《1942》完全不同的风格,让王长田认为临时换档期值得一搏:“这需要勇气,大家都知道《1942》是大片,投资是我们十倍以上,要弄不好就是鸡蛋碰石头。”
  决定改档期之后,王长田在微博上接连发了两条消息。一条内容是:你们留下继续挤,兄弟我先走一步!而另一条是:那些一直按过去标准做事的电影人,迟早会栽个大跟头,不管他们过去多成功过。因为观众和合作伙伴的标准已经变了。但愿眼前的贺岁档能让他们再次意识到这一点。
  “档期出现的局面,我觉得不应该是我们一家公司看到的,是其他公司也能看到的。只不过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做调整。”王长田说,“大家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决心问题。为什么不挪,为什么非要一块死?”
  光线独有的资源优势也显现出来。在业内,光线传媒在电影发行上的独到做法是:在各大城市设置发行人。“以往通过电影公司发行,别管多大的电影公司,发行公司都只有十来个人,他们跟院线打交道。你根本不知道影院怎么排片,什么时候播?十几年来一直是这样的。我们就在全国70个票房最高的城市,每一个城市都安排发行人,每个影院都有。这个系统建立以后,他们发现我们这个系统可以提升30%的票房,但是仍然没有这么做,说我们劳民伤财,没有什么意义,多宣传就完了。他们不明白我们在当地干什么,我们可以和当地媒体合作。”王长田说。
  电影上映后,依赖各个城市当地发行人协调当地影院和媒体的资源,效率颇高:“别人去一个城市都人生地不熟的,我们的人都驻在那里。这个营销的系统,别人真的没办法相比。”
  王长田坦言,电影制作公司的角色和发行公司的角色相比,他更愿意自己承担好一个发行公司的角色。“发行公司的判断是连着好几头的,需要判断其他发行公司的片子,院线的态度,观众的态度,演员的号召力,导演的号召力,成本问题。”
  无论如何,从影6年,光线传媒终于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做了十三四年的公司,这个时候却变成了我最风光的时候。”王长田玩笑道。
  根据光线传媒的公告,至12月23日晚,《泰囧》的票房收入已达到约6.9亿元,预计给公司带来票房分账收入约2.62亿元。而最新数据,至12月27日凌晨,《泰囧》票房收入已过8亿元,由此推断,光线传媒的分账获利将突破3亿元。而自《泰囧》上映以来,光线传媒流通市值更是增幅超过5亿元。推荐阅读:从街头烂人到千万富翁的蜕变
  徐峥能从《泰囧》分多少钱?

本文地址: /cygs/2844.html

上一篇:80后海归卖玩具成百万富姐 下一篇:昔日端盘打工妹,今成城市女金领

留言咨询 (*为必填选项)
*姓名
*电话
微信
投资金额
加盟地区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