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项目 创业学院 如何开店 投资费用 创业人群 创业故事 热门行业 服装 餐饮 家纺 家居 美容 保健 饰品 礼品 教育 孕婴童 鞋帽箱包

创业主手机版 加入收藏

重庆创业者从农民到身家2000万

时间:2020-08-18 阅读: 投稿:wuwenyi 关键词: 创业故事
  昨日,余雨泽介绍他新引进的洗洁精自动灌装生产线。 重庆晨报记者 杨新宇 实习生 张远眉 摄
  这是一个传奇的创业故事。
  一个农民,为了创业,500元买来所谓的“配方”,在渝北区开始办厂生产洗洁精。创业之始,这是一个“三无”企业。渝北工商部门去查处,不但没取缔,反而帮他完善各种登记手续,甚至在其缺钱时,帮其想办法出主意。现在,这家企业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2000万元。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余雨泽,今年48岁,来自垫江。“我这辈子一直奔波,就是想混出个名堂。没有微企政策就没有我的今天。”现在谈起创业史,这是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不安分的农民
  有个要在城里立足的梦想
  余雨泽说,自己在30岁之前过得很简单,但“到城里去发展的念头,一直缠绕着我。”1997年重庆直辖,余雨泽觉得机会来了。
  在渝中区歇台子,余雨泽租了一间门店做汽车篷布。“农村娃思想放不开,生意越来越难做。”在21世纪到来之际,余雨泽彻底放弃了篷布生意。
  当时,重庆市场上兴起了一波出租车热,余雨泽就到涪陵购买了一辆二手出租车。
  刚买到车的余雨泽就被朋友泼了一盆冷水,“你是这个车的第9个车主,前面那些不是被撞了,就是开出事了。”
  第二天,余雨泽开出租车从涪陵到丰都,道路很烂,把车抖坏了。
  第三天,有人两次要买这辆车,余雨泽便以高于购买价1.2万元的价格将车出售。
  没想到,就是短短不足三天的出租车司机经历,为余雨泽今后的发展奠定了方向。
  卖了出租车,余雨泽对老婆说:“走,上重庆。”
  不安分的企业
  三无企业研究出高端技术
  来到重庆的余雨泽在钢构厂打过工,也在弟弟的企业里做过管理,但都没能持续下去,“农民出身,思想也不开放,也没人帮扶。”
  烦恼中的余雨泽想到了出租车上两个乘客提到的“洗洁精是拿棒棒搅出来的”事情。在盘溪农贸市场,他亲眼见到,“在一个桶里,搅来搅去的就搅成了洗洁精。”
  余雨泽用500元买下了这个靠化学物质勾兑的洗洁精配方,开始了作坊式的洗洁精制造,“买些化工原料,放到桶里,用棍子搅拌,成品后卖给餐馆。”
  从盘溪农贸市场不足10平方米的作坊,到松树桥农贸市场20平方米的作坊,再到柳荫街上百平方米的“车间”,余雨泽的洗洁精产量越来越大,生意也越做越大。2012年春节前,余雨泽将他的“生产车间”搬到了渝北区两路城区翠湖路600多平方米的老蛋糕厂内。
  当时,余雨泽将自己的产品邮寄给了西藏一家经销商,但因高原反应,样品全部成了蜜糖状。为打开西藏市场,他和化工学院的老师经过两个月上百次研究,攻克了在高原环境下耐高温和低温的技术难题,“这项技术只有立白、雕牌等大企业才有,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之前花了500块钱买的配方就不是真正的洗洁精配方。”
  找上门的工商
  不仅没查办他还帮他的忙
  “2012年春节前,我一直很焦虑,因为西藏的经销商要和我签合同。我连营业执照都没有,怎么会有公章签合同。”正在余雨泽为公章着急时,双龙工商所负责市场监管的工作人员伍伟来了,“刚搬过来,没得执照,看到工商就心头发虚,不晓得他们要啷个处理我。”推荐阅读:为什么我要卖到39元包邮
  伍伟说,“当时工商的职能正在从市场监管向服务市场转变,如果是原来,他的东西不仅要被没收,还要遭罚款几十万。职能转变后,加上全市正在发展微企,我就向老余介绍了微企政策。”

上一篇:医院副院长63岁创业小汤圆卖出14亿元? 下一篇:临沂90后姑娘创业

留言咨询 (*为必填选项)
*姓名 先生女士
*电话
投资金额
QQ/Email
加盟地区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