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项目 创业学院 如何开店 投资费用 创业人群 创业故事 热门行业 服装 餐饮 家纺 家居 美容 保健 饰品 礼品 教育 孕婴童 鞋帽箱包

创业主手机版 加入收藏

华裔美女刘南茜的创业心得

时间:2020-07-28 阅读: 投稿:wuwenyi 关键词: 创业故事
  华裔女孩刘南茜的创业心得
  设想一下这样的情形:你现在24岁,在五岁之前,父母不在身边,生活在连自来水都没有的中国农村;五岁的时候移民到美国,与父母团聚。你发现,靠参加钢琴演奏比赛和选美比赛拿到的奖学金,足以供自己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上学;大四的时候,在一家潜水酒吧邂逅一位帅哥,然后跟他一同创办公司,并因研发使疫苗无需冷冻也可以保存的聚合物而取得了成功;正是因为那项发明,你赢得了2014年由微软和诺基亚共同赞助的“青年创新”奖(Young Innovators Award)。在此期间,还加入了Lady Gaga的天生完美基金会(Born This Way Foundation)的青年顾问委员会。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如果你是刘南茜(Nanxi Liu),那么你一生都在努力奋斗、解决问题并创造新事物。因此你不会停下脚步。你又创办了一家公司。南茜的新公司Enplug正是以下这个问题的回答:如果我们可以使你在体育馆和餐厅看到的静态电子屏幕实现互动和智能化,会怎么样,如此一来,你便可以将Instagram照片和推文直接发布到这些显示屏上。在短短两年间内,Enplug不仅发展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用来在屏幕上显示互动内容的软件之一,还被《企业家杂志》(Entrepreneur Magazine)评选为“最值得关注的30家初创公司(Top 30 Startups to Watch)”。更有趣的是,你和其他几位Enplug联合创始人以及公司三分之一的员一同居住在位于洛杉矶的一所房子里。
  BeVisible的 安德里亚·古德拉曼(Andrea Guendelman)和我采访了南茜,了解了她故事背后的故事。以下的采访内容已经经过编辑。
  有一天,我要飞
  五岁之前,我生活在没有自来水的中国农村,由爷爷奶奶、叔叔姑姑照顾。我的父母获得了到欧洲留学的奖学金,可是没有能力带着我一起去。我五岁的时候,父母移民到美国(父亲得到念博士的奖学金,母亲也在读第二个学位)。这回他们终于有能力带我一起去美国。他们晚上要在餐厅做服务员挣生活费。我知道家里并不宽裕,但是对我来说,上学时靠“免费午餐计划”填饱肚子和住公屋只是很普通的情况,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我童年里最生动的记忆之一,是在我们举家搬到科罗拉多,并居住在飞机场附近。每当看到飞机飞过天空时,我就会跑到屋外,仰望天空,思索:“哦,天呢,总有一天我也可以坐飞机,到处去旅行。”即使到了今天,每次我感到疲惫可又不得不出差的时候,我都会记得那个时候,想一想,“我能够坐上飞机,真的很感恩。”
  运气是一个数字游戏
  我请求父母买台钢琴给我。有天,他们在跳蚤市场花100美元买了一台,在他们微薄的储蓄里,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我开始跟着一位老师学钢琴,每小时学费7美元。我的确喜欢弹钢琴,之后便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赛,还获了奖。这些经历让我大开眼界。我当时想:“如果我投入时间,加把劲练习,那么我可以拿到大奖。”失败之后,我吸取了宝贵的教训——母亲对我说:“你的天分并不比其他弹钢琴的人差。你原本是可以获胜的,但没有拿奖的原因是你没有投入大量的时间去练琴。”这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我意识到,如果我投入了时间,那么我可以控制某些事情的结果。我可以掌控自己的运气。
  几年后,我参加了变革行动学院(Transformative Action Institute)执行主任斯科特·谢尔曼(Scott Sherman)举办的研讨会。他说:“我会教你如何变得更幸运。”他说,这和你认识的人和你遇到的人的数量有关。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那正是我一直做得事情——创造自己的运气。
  这是一个数字游戏。无论我去到哪里,我会尽可能地认识很多人,尽可能地建立关系。我总是坐在飞机的中间座位,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和身边的人聊天了。我在飞机上认识了很多出色的人,他们又会把我介绍给其他出色的人。
  每当我走进一间房间,我会想:“里面有60人,我必须要换到40张名片,并迅速发电邮给他们。”我并不是天生外向的人。在社交活动中,我都是做好心理准备,并告诉自己,必须去认识其他人,因为我相信,自己的运气和我要认识的人的数量有关。
  发生在潜水酒吧的一件趣事
  我在高中经常参加比赛——全美啦啦队长,学生会和选美比赛等等。我赢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我深知,如何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不会让失败的恐惧挡在我面前。考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后,在大一的生活转变之一,是我加入了一个男女兼收的商业联谊会,名字叫做Delta Sigma Pi。起初,我加入这个联谊会是因为和我约会的男孩打算加入它,而我希望能跟他多待在一起。虽然我获准入会的机会十分渺茫,但还是成功了。
  Delta Sigma Pi很多会员的父母都从商或者涉足金融领域。他们讨论投资银行。我甚至不了解什么是投资银行。我学得很快。我选修了一门工程类课程,在课堂上我们会创造各种电子小器件。我并没有让这些小器件停留在课堂上,而且想办法拿它们挣钱。在我卖掉的第一批小玩意里有一种小型灯泡插头,可以根据灯光设置开关校园内的照明灯。我向大学展示它的用途,并获得了1万美元。我没有告诉他们这是我只用一天时间就设计好的。此外,我还针对校园警务室开发了一款911文字报警系统,并获得了造福社会信息技术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Research in the Interest of Society)颁发的一个奖项。
  这就是我的大一生活,那个时候,所有这些小玩意开始进入我的脑海。我真正尝试创业是在大二的时候。
  我参加了一门创业课程,毕业作品就是向包括必应(Bing)创始人在内的一组评委推销我们的创意——这是我们忙碌了一个学期的项目。在我介绍完自己的项目后,那位教授告诉我:“我一般不会对学生说这些话,但你应该当一名创业者,而且就是要做这个项目。”我并不确定自己都具备成为创业者的哪些特点,但她坚持这么认为。
  那位教授给予了我自信。创业,从很大程度上讲,就是相信自己,并拥有让团队齐心协力,将它化为现实的信心。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恍然大悟。我和朋友们一起去科罗拉多的一家潜水吧玩,当时,我邂逅了一位帅哥。朋友告诉我:“他是巴拉吉·斯里达尔(Balaji Sridhar),是个天才生物化学家。”他走过来和我打招呼,之后便攀谈起来。他可以流利地讲五国语言,在高中拿过英特尔科学竞赛的冠军,并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显然这个人非常聪明。我对他说:“我并不介意和你约会,因为我对约会对象的要求不像对共事对象的要求那么高。不过你的条件很好,所以,我们一起合作吧。”在那个午夜,在那个潜水吧,我们讨论了干细胞研究和胶原蛋白再生。
  不久之后,我们创建了Nanoly Bioscience,该公司开发出一种安全聚合物保护层,用于保护疫苗的稳定性,从而使疫苗不必冷藏就可以运送到世界的任何角落。去年,我们在由微软公司和诺基亚主办的科技奖(Tech Awards)中获得了梦寐以求的“青年创新奖”。有人问我们是如何做到的。我们拥有将它打造成一家公司的技能和动力,并真正做到了。这正是许多绝妙的创意失败的地方——人们拥有技能或者想法,但却不去行动。
  有没有一个可以改变游戏规则的想法?算我一份!
  我总是问自己:“如果我创造一些东西,那么它能够产生深远影响,并改变游戏规则吗?”随着Enplug的诞生,答案显而易见,没错,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遇,还没有哪家公司能将它有效地利用起来。我们称这次机遇为“公共计算”。我们拥有了在上世纪80、90年代涌现的个人电脑。之后,我们见证了移动计算的兴起,将手机变成智能手机。现在,我们又迎来了云计算。
  我们正迈出下一步。不妨想想你在体育馆、餐厅和酒店看到的海报或者显示屏——他们在过去十年里并未发生变化。他们还在展示过去的静态内容,你根本没办法进行互动。想想那些科幻电影,里面出现的各种数字屏幕都是可以跟你进行对话的。你可以和它们互动,它们能提供经过策划的内容。你可以共享信息。
  在Enplug,我们正在构建可以将所有公共显示屏转为智能显示屏的软件。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块公共显示屏都运行我们的软件,并将其连接成网络,从而提升用户体验。目前已经有数百家客户在使用我们的软件和Enplug应用商店,来展示实时的社交媒体、新闻、游戏和菜单等等内容,这些客户既有本地的咖啡馆,也有财富500强企业。
  经验胜过金钱
  我上大学时母亲就过世了。那确实改变了我对生活的看法——自己这辈子想要做什么,风险又意味着什么。我意识到,即使我赚不到钱,最坏的可能性也就是在朋友家睡沙发。我能接受这种境遇。赚不到钱带来的负面结果看上去并不可怕。眼下,我或许会身无分文,但这都影响不到我——我更在乎经验。朋友们对我拒绝一家投资银行的全职工作邀请感到不解,那可是15美元的年薪,而且是大学毕业第一年。我心里想:“15万美元,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并不会为了它改变生活。”我在乎的,是创造出能给社会带来影响的东西,而且那可能带来的财富,是15后面加八个零。
  我并没有过着奢侈的生活。我在去年12月才给自己买了第一张床垫。在此之前,我就睡在地毯上。而且买床垫的唯一理由,是那张地毯在一场暴风雨中损坏了,于是房东要补偿我一张床垫。至于我在伯克利的第一间公寓,我找到最便宜的那种——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面有一个淋雨和洗脸盆,但洗手间是在大厅。我认为:“只能这样。”就是它了!
  我和其他几位创业伙伴一同生活
  当我们一开始创办Enplug时,五位联合创始人同住在一套一居室的公寓里。最重要的是,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其实家境都不错,其中一位还有辆阿斯顿·马丁(Aston Martin)。那为什么我们还要都搬到一起住呢?因为我相信,只有在自己不舒适的环境下,在充满斗志的时候,你的成长才最快。如果说有一种方式去了解其他创业伙伴,那就是五个人都挤到一套小公寓里,待上几个月。
  这种方法确实有效。我们先是商量,如果不付自己薪水,吃住都在一起,那么就能省出一大笔钱。然后大家提议:“一起去租套房子吧。”于是我们在贝沙湾(Bel-Air)租下一套房子,接着又提出来:“把其他那些加入团队的伙伴也叫来。我们向他们提供生活津贴,包吃包住,而不是付给他们全额工资。”我们就是这样做的,而那就是我们为何投资小,但还可以长期生存的原因。我们已经发展到30名队友,现在几位创始人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团队成员生活在一起。10%法则
  有时候,我的成功来自比别人多付出的那10%。在其他时候,未必要多投入10%的时间,但却可以多收获10%的成果。我见识过父母当年是多么的努力,看到他们如何渡过一道道难关。父母曾教我,成功的关键不在于自己的处境如何,而在于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境;也不在于自己决定如何,而在于如何看待自己的决定。推荐阅读一群80后的创业故事
  我对待生活的这些态度并不是因为自己是创业者。即便我在一家大公司上班,那我也会成为最优秀的员工。我就是这样的人。无论我处在什么位置,我会尽可能多做一些事。我希望这辈子能这样活一次就足够了。

上一篇:被拒绝1855次后终获得成功 下一篇:1年内奇迹赚100万的秘密!

留言咨询 (*为必填选项)
*姓名 先生女士
*电话
投资金额
微信
所在地区
留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