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项目 创业学院 如何开店 投资费用 创业人群 创业故事 热门行业 服装 餐饮 家纺 家居 美容 保健 饰品 礼品 教育 孕婴童 鞋帽箱包

创业主手机版 加入收藏

他60多岁转型再创业

时间:2020-07-07 阅读: 投稿:wuwenyi 关键词: 实体创业
  他60多岁转型再创业,80岁收获一个中国好莱坞,又砸300亿复活“圆明园”!
  浙江横店,一个户籍人口只有8.9万的小镇,每天有超过10个剧组在这里取景拍摄,每年2/3的国产古装剧在这里完成。美国《好莱坞》杂志将它称为“中国的好莱坞”,而仅论规模,它比好莱坞还大。一手打造出这个世界级影城的,是80多岁、至今仍以农民自居的徐文荣。
  从1996年为谢晋的《鸦片战争》搭第一个影视拍摄基地,到在“争议”中投入300亿修建圆明新园,60多岁、在别人“你没有文化”的质疑中“非要做文化”的徐文荣,在应该退休的年纪,让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变成了与美国好莱坞齐名的影视文化旅游重镇。就连马云进入影视圈,也得先找他“拜码头”。
  被货郎挑进横店
  虽然一辈子的事业都离不开横店,但严格来说,徐文荣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横店人。
  徐文荣1935年出生于浙江东阳的新东村,他3岁时,家里决定南迁横店。妈妈和哥哥姐姐们轮流抱着徐文荣搬家,抱一会、歇一会,最后找了个货郎帮忙将他挑进了横店。
  
  徐文荣的童年在穷苦和自卑中度过。一家七口人的生活靠父亲做点小生意维持,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家中常常揭不开锅。
  父亲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糖饧,年幼的徐文荣拿着一个口袋、一杆秤跟在后面,换来的稻谷由他来背。
  他的邻居做火腿生意,两家人时常走动。一次赶上火腿腌晒的季节,院里一排排火腿在太阳底下晒着,油一滴滴往下淌。母亲见状,趁着跟女主人讲话的空档,让徐文荣赶紧回家拿空碗来接油,然后拿回家炒菜做饭吃。
  “我顶着太阳、举着碗,在一排排火腿架子下钻来钻去。那时候虽然还小没有上学,但是心里非常伤心。”徐文荣回忆说。因为家境贫寒,他经常得帮忙干活,并因此被同龄人嘲笑,自卑的情绪就此蔓延。

 
  后来,徐文荣自卑到不愿出门,因为一家大染坊主的儿子见面就嘲笑他。时间一长,自尊心极强的徐文荣坚定了一个想法:“苦难不解决,人生一世,活着没什么意义。”
  
  1950年抗美援朝,全国各地积极响应。迫切要走出贫穷和自卑的徐文荣未满16周岁,但也偷偷报了名。他侥幸过了初审,却因“全连个头最矮”被带兵军官退回原籍。
  回到原籍的徐文荣由此开始了在横店的打拼。他先是在公社里当了7年的“小干部”,后来辞职跟着父亲做游商、捣腾一些小买卖。这段经历激发了徐文荣自己做生意的想法。
  游商期间,徐文荣发现地广人稀的安文山区肥料奇缺,而此前他在上海听说有一种比尿素肥力还高的农家肥“马桶砂”(人体排泄物积在马桶壁上的固状结晶体)。凭借信息的优势,徐文荣向安文公社提出“以肥料换粮食”,得到对方同意后,他数次北上上海,收集了1500多斤“马桶砂”,运回来交换了同等重量的玉米。除留少量给家里应急外,徐文荣将大部分粮食分给了横店的低产户们。
  做成这笔“大买卖”后,徐文荣又打起了用废铅提炼真铅的主意。他凭借当时的土风箱和铁炉,再次一路收购到上海,还用赚来的钱坐上了飞机,成了当地社员心目中的“大人物”。
  曾经备受嘲笑和奚落的穷小子,转身赢得了横店人的广泛信任,1966年,徐文荣成为横店大队党支部书记,他的商场传奇正式拉开序幕。
  论本事可以做“皇帝”,论错误可以枪毙
  徐文荣身上有两个标签:敢为人先、不服管。当地一位乡党副书记曾说:“我们乡里有个人,论本事可以做皇帝,论错误可以枪毙。”
  这个乡干部眼里“可以枪毙”的人,后来靠着“敢为人先”成了市长的座上宾,更一手主导了横店的经济腾飞。
  横店集团的萌芽始于徐文荣创办东阳横店丝厂,据《徐文荣口述风雨人生》一书记述,1975年4月18日,在徐文荣多次跑到省里催问后,东阳横店丝厂的批文终于发了下来。
  企业创办资质有了,钱从哪儿来却成了大问题。思前想后,徐文荣想到了一个如今被说滥的手段——众筹。他来回游说于全公社39个大队,最终筹集了50254元的三年无息借款。然而,这笔钱对于丝厂而言只是杯水车薪,不得已之下,徐文荣只好去求银行。
  为了讨好当时的银行行长,徐文荣几乎盯在了行长家门口,他使尽了各种方法做“公关”,甚至去给行长的夫人找过胎盘。最终,他从银行拿到了26万元的贷款,丝厂的启动资金终于有了着落。
  丝厂投产是横店走向规模经济的起点。徐文荣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总能抓住大势,跟着潮流走,他将之形容为“个人的命运,总是同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借助国家政策东风,徐文荣将丝厂升级为现代化的轻纺和针织厂,随即又涉足当时即便是大企业也不敢轻易进入的磁性材料领域。此后,他又带领横店将商业版图扩展至医药、化工、汽车等领域。
  改革开放之初,横店已经成了中国乡镇企业的标杆,受到经济、社会学家的瞩目。1988年,社会学家费孝通专程考察横店,总结称:苏南以集体经济为主,温州以个体私营经济为主,横店模式则是两者的结合。
  在横店模式中,徐文荣不断开拓新的经济增长点,将横店打造成了年营收近500亿的超级乡镇企业。他先后参与创办了700多家公司,电气、电子、医药、化工是其中的“大头”,而给他带来巨大名声的横店影视城,产值只占横店帝国的10%左右,仅仅是冰山一角。
  “你这点文化,做什么文化产业”
  徐文荣杀入影视文化领域,源自一个让他颇为苦恼的现象:横店人富裕起来之后,却缺乏娱乐休闲的地方,外来的人才也很难留住。“那时,我就想把横店装修一下,装修的材料就是文化。”
  做文化产业需要政策的支持,徐文荣为此天天往省里跑,一位副省长对于他不断登门拜访的行为不胜其烦,说:“你真是走火入魔,你要做工业我们支持你,你这点文化,做什么文化产业。”
  徐文荣较上劲了,非要搞文化,反正他已经有了钱,别人也“拦不住他”。他的“执拗”给横店带来了新的蜕变,起初,徐文荣建影剧院、体育馆、歌舞厅、文化村,这些文化设施虽然常见,但在横店还很新鲜,很快在乡民中引发轰动。之后,徐文荣又趁热打铁,搞了神话荟萃、封神宫等建筑。
  起初,徐文荣投建文化产业的目的是让横店更多彩、有活力,但小项目做多了之后,他意识到文化产业同样很有经济潜力,到影剧院、歌舞厅消费的乡民们络绎不绝。徐文荣想:这样“自产自销”的生意不成气候,如果能依靠文化产业吸引外面的人来消费,那一定是个大买卖。
  ▲谢晋和徐文荣经典一握
  徐文荣想将文化产业当做一门生意来经营,但很长时间内他都不得要领,直到已故著名导演谢晋找上门来。
  1996年,谢晋为香港回归献礼,准备拍摄大片《鸦片战争》。他在全国各地选景,第一站选择了广州,但广州已是高楼林立,并不适合。
  跑了多个城市和景点,谢晋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病急乱投医”的他回了原籍地浙江,考察了正在搞文化产业的横店。
  谢晋在横店见到了徐文荣,两人的见面情景很有意思。“没文化”的徐文荣不怎么看电影,也不认识谢晋。旁边人给他介绍说:“这是谢晋。”徐文荣听后一脸茫然。
  “你是干什么的?”“我是拍电影的。”“你拍过什么电影?”……
  虽然不了解谢晋,也不了解电影,但是一番沟通过后,在商海翻云覆雨数十载的徐文荣立马意识到,这是横店做大文化产业的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第一天徐文荣和谢晋签了协议,第二天看现场,第三天就炸掉了三座山。徐文荣以3个月为期限接下了谢晋建“南粤广州街”的单子,包括120栋房子、一条珠江、一座塔。他派了120支工程队同时进山,每支队造一栋房子,白天晚上、下雨下雪不停工。为了解决访旧建材紧缺的问题,他们甚至买了从坟墓中拆下来的旧石板铺路,找工厂用柴火烧制旧瓦。
  3个月后,建筑面积达6万多平方米的“19世纪南粤广州街”拍摄基地落成,这是横店影视城的开端。
  ▲广州街一景
  《鸦片战争》一炮打响后,影视圈的导演都知道了浙江横店和横店的徐文荣。正在筹划《荆轲刺秦王》的陈凯歌也慕名前来。当时,这部电影的美工师已经就秦王宫设计了3年,但受困于场地和资金,这项工程始终没有落实。
  陈凯歌和徐文荣商谈后,后者决定拿出1亿元,炸掉5座山,来支持这部电影。预定1年建成的秦王宫,8个月就搞定了。建好当天,电影的美工师激动得大哭了一场。
  这两次合作坚定了徐文荣将文化产业做成横店招牌的念头,此后的时间里,他相继投资30亿元,打造了明上河图、明清宫苑、梦幻谷、大智禅寺、屏岩洞府、华夏文化园等13个影视基地。据此建立了文化、旅游相结合,可持续的横店新模式。
  请你免费拍电影
  横店在影视文化圈的名头越来越响,徐文荣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瞠目的决定——任何剧组到横店拍戏一律免费。当时,集团的成员大多持反对意见,但徐文荣坚持己见:“影视城一建起来,至少有1:5的带动效应。”
  徐文荣算的是另外一笔账:除了门票,拍戏的人住在横店一年得消费多少钱?他有个老邻居叫王大良,老夫妻4间房子,每年靠房租就能收入32万。而房租,只是横店影视经济中的一环。
  因为坚持免费,初期横店影视基地每年的运营亏损高达2000万,但徐文荣的前瞻和眼光却给整个横店带来了十亿级别的利润。2010年的统计显示,是年,横店影视城帮助当地居民增收30亿。
  高举免费大旗后,不计其数的剧组拥向横店,大量演员毕业直奔横店,由此诞生了一个新名词——横漂。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来了,李连杰的《功夫之王》来了,甚至好莱坞的《木乃伊3》也找上门来。
  坚持免费的同时,徐文荣还在“客户服务”上精益求精。张纪中拍摄新版《鹿鼎记》期间,认为清宫苑有点“寒酸”。徐文荣闻言后二话不说,掏出100万做了一套红木家具,瞬间让皇宫金碧辉煌。“老徐”有求必应的作风,因此很快在影视圈传开。
  剧组选择横店,游客们也蜂拥而至。为了留下游客,徐文荣又着手打造了横店的表演秀。《梦幻太极》、《神往华夏》、《梦回秦汉》等20多台大型演艺秀在横店轮番“轰炸”,白天看明星、晚上看表演已经成为横店影视城的常态。
  从1996年接待游客23万,到近几年突破千万级别,横店累计接待游客已经过亿。
  2004年初,横店被国家广电总局确立为中国首个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6年之后,国家旅游局正式授予横店影视城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
  徐文荣在文化产业上的最大贡献,并不是为国家添设了一处新的5A级景区,而是大幅削减了影视的投资,让整个产业得以迅速发展。《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低成本是横店影视城和中国影视共同繁荣的根基。比如在故宫中拍戏,一天只能拍3小时,耗资得30万。而横店的仿“故宫”则完全免费且没有时间限制。
  一位影视投资人解读说:“没有横店,中国电影至少倒退10年。”邓文迪也曾评价横店“布景很漂亮,而且便宜,这个价格在美国根本造不出来。”
  ▲刘德华在横店拍摄
  横店创造了远低于行业的成本,也缔造世界最大的影视基地规模,其占地面积相当于1410个足球场,比美国的环球影城和派拉蒙影城二者之和还要大。1996年至今,这里出产了1300多部影视剧,用掉的电影胶片连起来可以从北京拉到上海。
  在横店街头随便一个小店里吃饭,都能听到隔壁桌眉飞色舞地讲,“上次跟刘德华一起演戏,我饰演的角色一次就通过了。”“最近我演的角色是有台词的……”
  300亿复活“圆明园”
  2001年,徐文荣宣布退休。彼时,横店影视城已经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
  但是,忙碌了一辈子的徐文荣并不习惯颐养天年的生活,2004年,69岁的他决定重新出山,将“全球最大影视基地”的规模推向新的高度。
  回归之际,徐文荣提出了一项前所未有的计划:“复活”圆明园。这个念头很早就有,但因为工程量太大,一直没有落成。“很多影视界的朋友希望我们建一部分圆明园的景,特别是西洋楼。但是地理环境和财力都不足以支撑这项工程,所以只做了规划,没有投建。”徐文荣说。
  这个计划搁置了很长时间,直到徐文荣读了一本书。法国作家伯纳-布立赛出版了名为《1860:圆明园大劫难》的书刊,法国前总统德斯坦为这本书的中文版写了序,其中写到:“我们有我们所称的‘记忆’责任,这意味着必须承认和不忘记过去的错误与罪行,不论它们是他人还是自己所犯的。”
  这本书给了徐文荣极大的触动。“我想圆明园被洗劫,这是中国的耻辱,现在,法国人都承认错误了,为什么不重建起来呢?我要建的圆明新园,是要让现在的孩子们认识到我们祖先的智慧和创造力,让各国的朋友见识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在这个基础上让人们认识到和平的重要性,化悲痛为对和平的向往。”
  徐文荣找到时任东阳市委书记作汇报,领导听后当即拍板;“这个事如果做成了,是了不起的大事,会轰动世界,能办就一定要办起来。”
  “我要在有生之年完成这件事。”徐文荣说。这之后,建成圆明新园成了他“此生最后一个夙愿”。
  “如果中国不能造,那我去国外造”
  2008年2月18日,73岁的徐文荣出现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在横店投资200亿建设圆明新园。其中,130亿元用于文物回收和复制,70亿元属于建设资金。
  发布会后,徐文荣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人说他纯粹是“商业炒作”,有人说他“劳民伤财”,甚至还有人骂他是“商人沾满铜臭味的破坏”……建园之事长期争议不断。
  ▲获赠圆明园流失文物
  负面评价外,圆明新园也一度遭遇政策难题。但徐文荣还像以前一样认准了目标就一往无前。他对外说:“如果在浙江不能造,那我到外省去建;如果中国不能造,那我去国外造。”
  “我的伤感与遗憾,就是那些明明能给老百姓带来好处的事情为什么不让你做。”徐文荣说。
  他的坚持最终为横店带来了新的地标。2015年5月10日,占地6200多亩、实际投资300亿,按1:1比例复建北京圆明园95%建筑群的“圆明新园”正式开园。这项工程,为横店创造了35000个工作岗位。
  开园当天,有人问徐文荣:你60岁已经功成名就了,非要转型做文化产业,如果对20年前的徐文荣说一句话,你会讲什么?
  “徐文荣永远是穷人,本质还是一个农民。”他回答说。
  ▲浙江横店的八面山
  这个“穷人”和“农民”,引领横店创造了裨益当地数代人的产业集团,在横店人看来,徐文荣是领袖,甚至是神话。推荐阅读:创业做95后直播+社交“觅蜜”!
  有人称:当地有座八面山,山顶水源丰沛,传说是因为山下藏着一头金水牛,只有拿放了3000年的“陈稻草”才能牵出,而徐文荣就是牵出金水牛的那个人。

上一篇:捡牙膏皮成亿万富翁 下一篇:3000万到身家910亿

留言咨询 (*为必填选项)
*姓名 先生女士
*电话
投资金额
QQ/Email
加盟地区
留言
返回顶部